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江苏艺术网

理论

当前位置:主页 > 理论 > 学术 > 正文

陶渊明为什么没能成为陶氏家族第二个陶侃

2018年12月03日   来源:转载   浏览次数:

  《晋书·陶潜传》中,开篇这样介绍陶渊明:“陶潜,字元亮,大司马侃之曾孙也。”也就是说,他的曾祖父陶侃曾做到大司马,可谓东晋顶尖权臣,所以陶渊明是个不折不扣的官宦世家子弟,出身绝算不上差。但是,他却仕途不顺,半生困苦,一点没有陶侃手握荆江二州,同“江左夷吾”王导叫板的意气风发。

  要说才华,陶渊明绝对不缺;官场人脉,也勉强有些。论起点,比曾祖高出一大截,为什么他却没有成为陶氏家族第二个陶侃呢?光用“性情恬淡”这个理由解释不通。陶渊明在《杂诗》中有云 :“忆我少壮时,无乐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说明他在少年时,是欲有一番作为的。发现自己日渐衰老,却终日沉湎于杯中物而一无所成时,也曾作《荣木》来表达自己仍然还有建功立业的追求:“四十无闻,斯不足畏。脂我名车,策我名骥。千里虽遥,孰敢不至。”陶渊明最终没有成为像曾祖陶侃那样影响整个南朝时局、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有着更为复杂的原因。

陶渊明像陶渊明像

  陶侃的“寒门贵子之路”

  陶渊明曾祖父陶侃的前半生,很好地诠释了“寒门出贵子”这句话。

  《晋书》中有载:“陶侃字士行,原本鄱阳人。吴国灭亡后,迁到庐江的寻阳。父亲陶丹,在吴国任扬武将军。”陶侃出生在孙吴统治摇摇欲坠的时期,是彻头彻尾的“南人”。父亲是吴国的杨武将军,但其实也不算什么大官,家族更是没有名气。在自东汉就崛起的士族豪门眼中,陶家是实打实的泥腿子寒门,顶多在当地算个武宗豪强,通俗点说就是土霸王。

  不过史学界有人对此提出过异义。南朝颜延之在《陶徵士诔》中这样说陶渊明:“韬此洪族,蔑彼名级。”如果不是出身世家大族,怎么能被称为“洪族”呢?

  这就要说到陶侃刚出仕时的情况。他还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生活水平一落千丈,长大后只做了一个小小的县吏。《晋书·周访传》中说:“(访)为县功曹,时陶侃为散吏,访荐为主簿。”通俗说就是陶侃在县政府就是一个打杂的。

  而真正的“洪族”子弟是什么情况呢?如西晋名门河东卫氏子弟卫玠,朝廷屡次征召却坚辞不受,后来一出仕就“太傅西阁祭酒,拜太子洗马”;再比如天下高门琅琊王氏子弟王戎,父亲去世后,就继承了父亲贞陵亭侯的爵位,出仕即为相国掾。若说陶侃是因父亲去世家世落败而无人问津就更不靠谱了,出身陈郡谢氏的谢安也是幼年丧父,却自少年时就被王导看好,“比之王戎,常呼为’小安丰’,辟为掾。”

  因此,我们知道,在仕途起点上就输了士族子弟一大截的陶侃,只是寒门之子。在科举制还没有出现的两晋之际,挣扎着为自己、为家族寻找一条出路。

  前面说过,陶侃一开始只能做着被士族看不起的“吏”职,想往上爬,就要抓住一切机会。他遇到的第一个贵人是同郡的范逵。范逵去他家吃饭,《晋书》中说陶母因家中一贫如洗,不惜卖掉长发,砍碎席子来招待客人,等到范逵离开时,陶侃又追出百里相送。受到这样殷切招待的范逵很感动,就问陶侃:“卿欲仕郡乎?”陶侃连忙说:“欲之,困于无津耳。”于是范逵向庐江太守张夔推荐了他,“夔召为督邮,领极阳令。有能名,迁主簿。”

  终于升官的陶侃并未得意忘形,反而展示出了极高的道德修养。在张夔的妻子生病时,能不顾寒雪为其奔波数百里请医,并因此受到张夔推荐,举孝廉以入京师洛阳。

  不想“洛漂”之始就碰了钉子。本传中说,他曾经数次去求见名士张华,张华却不愿意见他,理由是“以远人,不甚接遇”,大家也心知肚明是陶侃没名气没出身,张华懒得接待。好不容易有个同乡杨晫对他有赞赏之意,也有人要去劝:“奈何与小人共载?”

  庶族出身已经是个大问题,要命的是他还是个南人。在北方士族眼中,南人皆为“亡国之余”,不会轻易接纳他们。如伏波将军孙秀,以孙吴支庶而为人所轻视,连招掾属都没有士族愿意去。更别提本就出身寒门庶族的陶侃,若无特殊机遇,是根本无法进入晋朝权力枢纽的。

  幸运的是,动荡的时局还是为陶侃送来了机会。在政治上无法抗衡世家大族的陶侃,选择另辟蹊径,走士族子弟不屑的“兵家子”之路。《晋书》载:“会刘弘为荆州刺史,将之官,辟侃为南蛮长史,遣先向襄阳讨贼张昌,破之。”此后,陶侃在晋朝平定荆州及江南的一系列军事行动中逐渐展露了其过人的才干和天分,做到了对于东晋朝局有重要影响的荆州刺史一职。

推荐信息